等一下

感谢每一个看完我的文字的你们♥

〔星铁〕你从外星而来·下(一见钟情梗,天雷,巨ooc)

星铁,一见钟情梗,预测梗(?假的不存在的)
巨ooc,天雷滚滚

巨ooc,天雷滚滚

巨ooc,天雷滚滚

私设有,按照从银护2斯坦·李说的话来推算美队3应该在银护2前,我将银护2剧情提前到复联2后美队3前

期末啦可能没有空产粮所以一次都发上来

最近加了all铁的冷cp群,可幸福了,天天有粮吃,想加的妹子文章最后会留群号,大家一起耍呀~

所以Peter•Quill AKA星爵在对方用武器指着他时,他居然在思考对方是不是有女朋友或者男朋友,对方喜欢怎样的类型,这基本上就预示他要完蛋了,各种意义上的。

“你是什么人。”Tony警惕的问。虽然从飞船中出来的只有一个长的像人类的生物,着实让Tony松一口气,但绝不至于让他放松警惕。现在复仇者不在大厦内,如果对方是决意入侵地球的生物,他是否拦得住只能看运气了,然而作为一个Tony•Stark,他的运气总是很差的。

“我没有男朋友。”星爵下意识说道。

“什么?”Tony怀疑他耳朵出现了一点问题。

“这位先生说他没有男朋友,boss。”Friday贴心的嗓音从天花板响起,仿佛觉得现在的场面还不够古怪似的,非要添一把火。

“哇哦,这声音从哪里出来的?人工智能?现在地球的科技发展这么快了吗?”星爵被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吓到,试图掩饰刚才一度尴尬的场面是引起的事实。

“Stark永远走在世界前面。”Tony下意识颇为自豪地说道,“等等,等等……这位不知名的先生,你到现在也没告诉我你到底是谁。请问你能放下你的好奇心回答我的问题吗?”

“嗯……好吧。我猜你应该不认识我?我叫Peter·Quill,不过现在人们更喜欢称呼我为星爵。”星爵双手抬起做投降状,生怕下一秒对方手中的武器就要发射炮弹。

“Friday,是爸爸刚刚听错了还是他口误说错了?为什么星爵会出现在我的大厦里,并且用他的飞船给它开个洞?”Tony一开始是拒绝相信对方是星爵的。但是他在不久前才收到从神盾那里传来关于银河护卫队的资料,里面就有提到这个人以及对方的飞船。更夸张的是刚刚对方一开口的不着调与资料相当吻合。

“我猜您的耳部功能并没有出现问题,boss。经过扫描与资料匹配,对方的确是他口中的Mr.Quill。”

“哇哦,这仍然不能成为他能用飞船直接飞进来的原因。”

“额事实上这说来话长,不过你可以先把你手中的武器……”星爵示意他的手,“先放下吗?”

Tony看了一下对方看上去并没用武器,并且与神盾给的资料身份吻合,便垂下了手,“你可以解释了吗?”

星爵看着对方仍然戒备的神情,无奈地想到这个人比想象中还要不相信他人。但是他还是将他飞船出现故障并且需要修理才能重新起飞的事情告诉了Tony。他并不认识Tony,但是想到他拥有这座大厦并且大厦的设备相当先进(特指AI)的条件下,或许能得到一些帮助,从资金上和技术上他都需要。

另外,他还想试图借此接近这个小个子男人。

所以说他图谋不轨也没什么错。

 

Tony将信将疑地听完对方的解释,“如果你有船的设计图,要我帮你修好它也不难,”星爵点点头,船的设计图在自己的数据库里保存,只要重新提取就可以拿到,“可是我为什么要帮你?这可是吃力不讨好的事。”

“那事实上,即使你不帮我修好飞船我的船也得停留在这里直到修好为止。而我对修理引擎这一项相当不擅长,所以这可能会耽误很的时间。”其实他撒了一个谎。他虽然不算是什么精通,但是对他的船他还是相当了解,只要有足够的材料他不会耗费太多时间就能修好,可是,嘿,他可不是什么呆子。

“停在这里?”Tony想象了一下自己大厦嵌着一个飞船的古怪造型,“把图纸给我,我一会就开始给你修。”

“好的,我先去启动……”

“已经下载好了BOSS。”还没等星爵说完,Friday贴心的嗓音又出现了,“在您与Mr.Quill闲聊的时候已经进入飞船数据库。我不得不提醒您,Mr.Quill,您的防火墙设置的十分不合理。”

“‘闲聊’?Friday我记得没在你的语言区里写入讽刺的模块。”

“综合您与Mr.Quill的谈论内容,处理区将其认定为闲聊。”

Tony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口中嘟哝着‘迟早要把你送到社区大学里。’

“天啊,现在的人工智能都这么厉害吗?”星爵目瞪口呆,实话说他真的第一次见到会拌嘴的人工智能。

“别在那里感叹了,赶紧来检查你的飞船。”Tony看着Friday投影的飞船各部分机体的情况。虽然他之前对宇宙飞船这种东西几乎没接触过,但是,说真的,机械之类的东西不都是共通的吗,他能参与设计神盾的航母,就能修个飞船。

 

*

所以星爵是失算了。

他觉得自己实在太小看这个有着一双焦糖色大眼睛的男人,他的天才程度绝对是和他的容貌成正比。

老天啊,他一开始以为Tony(对,相处了半天以后他就开始叫对方Tony了)只是一个相当有钱的富翁,可能在工程物理上有些造诣,但是现在表明,这可远远不止有点造诣,即使是让他自己也做不到比他更快,对方可是一个刚接触宇宙飞船这种东西的人类啊。

他看着对方穿着工字背心,在他的飞船上对引擎部分陷入沉思,身上蹭的到处是机油,因为他的飞船撞入造成这一层的恒温系统出了问题,他身上还流着汗,可是Peter心里就是觉得这个人‘太过’了。

太过性感。

Peter突然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没救了。

他一见钟情了。

他对着一个男人一见钟情了。
3
他对一个比他大很多的男人一见钟情并且想追求他。

然而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按照Tony的修理速度,他的引擎再残破2天内也能修好,他甚至还不知道怎么追求Tony。

“你现在是拿个扳手也会迷路吗?我用等你的扳手的时间都快可以造一套盔甲了。”Tony的手撑着墙看着他,似乎是对他的发呆感到不耐烦。

“不是,我只是对你修理飞船的速度感到震惊,”星爵回过神来,绕过地上那一堆乱七八糟的零件把扳手递给Tony,天啊Peter·Quill你快点想出追求Tony的办法啊,“你真的是第一次接触飞船吗?”

“嗯哼。”Tony接过扳手后开始拆开一块铁板,“你看看我的每一件盔甲,哪一样不是精密的机械。”Tony低声说道,他很少在工作的时候跟别人说话,一是因为没人跟他说,二是他也不愿意说,但是或许因为Peter·Quill对他来说是一个陌生人,所以他突然觉得很容易开口,“只要还是金属和金属,螺丝和螺丝组合,哪怕是再复杂的变化,本质都是一样的。”

“我从组装第一个电器,具体是什么我忘了,总之从那时我就明白,难的从来不是机械。”

Tony蹭了一下头上的汗,“Friday,我的好姑娘,恒温系统什么时候才能修好,我都快热到神智不清了。”

虽然不知道Tony过去有什么经历,但是星爵觉得Tony在说话的时候是想起什么一样,难过又孤独,但是又可能因为时间过去很久了那些事情早就被遗忘,他可能也不那么在乎了,可是那时候的难受仍然逗留在他心里,虽然很快被Tony叉开话题,但是他能感觉得到。

——他想连同他的悲伤一起拥抱。

“Mr.White正在检查系统故障,预估还需要5小时可以完成修复。”

“什么?”Tony翻了一个白眼,“这样的工作效率我迟早要让happy把他炒了。”

“事实上这次系统出现的问题比想象中严重,因此需要花费更多的时间。”

“Peter就一直站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吗?这是的飞船!”暴躁的Tony会把一切可以攻击的对象都不放过,他看着从刚开始就一直在发呆的Peter就很不爽。说到底他现在这么暴躁都是眼前这个人的错,如果他没有开着的飞船撞到他的大厦,他甚至不用在这里修理什么见鬼的飞船,他的恒温系统更不会坏。

“我对这方面可不擅长啊。”

“你的伙伴居然同意让一个对自己的飞船都不懂的人开着自己的飞船到处跑,我现在对银河护卫队产生了很大的怀疑。”

“你要喝咖啡吗,我(让Friday)给你煮。”

“……两颗糖。”

 

“Friday是吗?”星爵根据Friday的提示,走到楼下厨房,拿出橱柜里的咖啡豆放进全自动咖啡机(一看就是Tony改装过的)里。

“为您服务,Mr.quill。”

“我能问一下,Tony他,我是说他有什么喜欢的吗?”

“范围太模糊,请您缩小范围。”

“比如音乐啊食物之类的。”

“BOSS有喜欢的甜甜圈店,如果您需要购买表达谢意的礼品您可以在Stark大厦对面那家甜品店购买甜甜圈。”

“额……谢啦。你不要告诉Tony我问你这个问题。”

等咖啡煮好,他把咖啡端上去时,他看见Tony已经从他的飞船里出来,并且站在操作台前看他的船的设计图纸。

“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Tony的表情可不是这样说的。但是星爵决定选择忽略。

“今晚住在哪里?”

“Friday会给你安排的。”

“我想你可以休息一下,毕竟你已经工作很久了。”

“一想到你的飞船就这样‘’在我的大厦里我就一点休息的想法都没有。这让我抓狂!”Tony一脸嫌弃地看着他的飞船,“我现在只想让它赶紧离开。”

星爵像被伤到一样,本来总是笑着的脸透露出点点委屈。Tony看着Peter,心里觉得自己似乎说过分了,但是转而想到他才认识这个人1天不到!而且说到底明明就是Peter的不对,为什么好像是他过分了一样。

Tony想到这里,仿佛更生气了。然后更加气鼓鼓地开始给这艘船做分析,顺便在上面加一点属于Stark的痕迹。

天啊,他一点也不想表现出他对这艘来自宇宙的飞船有不同寻常的兴趣,更不想让这个乱开飞船的家伙知道因为他有点担心对方的安全系统所以他在上面更新好几个防火墙,升级了一下系统,顺便植入了Friday的部分程序。

星爵知道了装可怜非但没用并且让Tony更生气以后就忽然觉得自己追求他人的技能真的没点亮。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他过去的经历,发现跟他上床的姑娘基本上都不是他追的。

“Tony,要不我们先吃顿晚餐吧。因为计时法不同,我已经将近15个钟没吃过东西了。”星爵摸了一下饥饿的肚子,他很久没吃过地球的食物了,现在美国有什么好吃的吗。

“比你好一点,20个小时。”Tony假笑了一下,继续手中的活计。

“那不行,Tony,修飞船是一回事,不能不吃饭啊。你不知道,我们的伙伴里……”

“停停停!”Tony的白眼几乎要翻上天了,“你要吃什么?好吧,我看你也不知道有什么吃的,Friday,给我们的客人看一下外卖菜单,让这个记忆还停留在几十年前的老古董了解一下现在美国有什么可以吃的。”

永远最贴心的Friday下一秒就将菜单展示在星爵面前,几乎将附近可以快速送餐的店都罗列了。

“不要说的我好像生活在久远的年代里一样,”星爵抗议道,回应的是Tony的一声‘嗯哼’,“Tony,为什么这些菜单都是几乎差不多的汉堡,和薯条?”

“美国真的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一定是垃圾食品,如果有其他,那就是新出的垃圾食品。”Tony停了一下,“这附近有几家泰国菜和中国菜的,可惜做的难吃死了。另外我推荐芝士汉堡。”

“那你要不要……”

“不要pizza,那上面有菠萝。”

“那……”

“不要炸鸡腿。”

“……”

“那家意大利菜更难吃。”

“要不我给你做吧。”

“墨西哥鸡肉卷也……什么?”Tony像看到了史前恐龙突然出现在他工作室里一样看着星爵,“你会做?”

“简单做一点还是没问题的。”星爵有点不好意思的摸了一下鼻子,事实上他觉得让空腹这么久的两个人吃油炸食品对胃实在是一种折磨,他在外游荡这么多年,料理食材多少还是会的。

“厨房有食材,你自己去弄吧。”Tony叹了一口气,思考到他过去的经历,会一点做菜也没什么奇怪的。

 

大约一个小时后(Friday这样告诉他,反正他没留意),Tony坐在餐桌前,吃着面前这个人做的晚餐(居然还不错,除了那盘蔬菜),他手边是一听刚开的啤酒(说真的,他居然喝啤酒),听着对方(不知道怎么开始地)说他在宇宙中遇到的事情。

说着关于对方的同伴。

像他一样,有着不和谐的开头,最终克服了重重困难,成为一个集体,保护了宇宙。听上去是一个相当耳熟的故事。

“所以你是一个星球的王子?”

“额,你要说神,会比较贴切。”

“天啊……不,这个世界不存在神,也不存在魔法。”Tony是这样认为的,魔法只是他所不了解的科学,一切都可以用逻辑说的通。

“如果你一定要这样说的话。”星爵没有反驳,因为他知道他没办法证明给他看魔法的存在,但是这并不代表不存在。同时或许Tony说的也没错,世界的确不存在神和魔法,只是生物都将他们所不能理解的东西,赋予神秘感,而终有一天会出现理解这种不知名力量的存在。

“不过我现在什么都不是了,我父亲被我杀了。”Peter至今觉得杀了他父亲这件事让他有着奇怪的感觉,他几乎没有任何负罪感,但是他觉得他应该要有,那是给了他生命的源头,“事实上更让我难过的是yondu的牺牲,在最后我才发现……”

“嘿,我也是在霍华德,你知道的就是我爸爸,过世的这么多年以后才知道他是爱着我的。所以我觉得,”Tony停下来,“我突然想不到有什么可以安慰你的。因为我也感到很不好。”

星爵笑了出来,“这件事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难过之类的感觉其实已经不是很重,但是我就是会很思念他。不过他得到一个很盛大的葬礼,我想他也算是有一件比较开心的事啦,如果他知道的话。”

然后Tony跟他分享了他们队伍的一些趣事,这时Peter才真正认识到Tony并不是简单的富豪,天才,技术顾问,还是一名超级英雄。

“太了不起了!”星爵由衷地感叹出来,“真想带你上我的飞船,”继而发现这句话可能别人不觉得,但是对于他来说有些过于轻浮,他可不想让Tony觉得他是那样的人,“我是说如果你加入我们的话一定很有趣。”

“嗯哼,至少不会出现引擎故障是吧。”Tony开玩笑道,“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上你的船的,你们的浣熊队友让我很感兴趣。听上去很可爱。”

“well,我不建议你对他说可爱,不然我觉得你会得到一记加特林扫射。”

然后两人都大笑起来。

一顿饭的时间,两个才认识的人居然熟了起来,仿佛像认识了很久的老朋友,至少Tony是这样认为的。

他们聊到很晚,聊了很多,像是交换信息一样交互彼此的故事,还有兴趣爱好,当然不乏相互吐槽简直反人类的爱好(特别是音乐),Tony吐槽Peter喜欢的音乐都是老人才喜欢的歌,而Peter说你的那些根本算不上音乐。到最后他们几乎彼此的生殖器多长都要交代出来了(后来他们开了点高度数的酒,所以有点上头了),好吧有点夸张,但是的确聊了很多,Tony觉得好像很久没有和他人聊这么久。

他不喜欢与陌生人倾诉,但是眼前这个人给他一种不同感觉——莫名的信任。

 

*

时间过去的很快,引擎也很自然的修好了。当然期间星爵不知道用了多少种办法,就是试图对Tony表现一点不同于友情的态度,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失败了,即使是约对方出去也没有成功,因为一提出去明显Tony感觉不爽,并且希望快点修复他的飞船。

所以在星爵到达地球的第三天的时候,包括飞船外部的损伤全都修好了,Peter甚至已经找不到任何一个逗留在地球的借口,而且他失踪了这么长的时间,估计他的队友已经蠢蠢欲动一接到死亡通知的讯息就给他准备葬礼了。

他在Tony工作室门外敲了敲门,进入到里面。事实上最近为了方便,Tony给了他进入工作室的权限,但是敲门是最简单的礼仪。

“看来你准备了礼物给我?”Tony看向星爵手中的盒子。看样子是一直在等他的样子。

“你怎么知道?Friday告诉你的吗?”Tony耸肩,“我不是跟你说不要告诉Tony吗?”

“所以我有对Boss转达Mr.Quill不让我告诉他的意愿。”

“我突然理解Tony要把你捐出去的想法了。”星爵叹气,然后把手里的盒子递给Tony,“我听Friday说你喜欢吃对面那家的甜甜圈。”

“这就是你给我修飞船的谢礼?你怎么弄到的钱?”Tony打开后直接抓了一个起来吃。

“钱这个我多少有自己的办法。”Peter微笑了一下,“这不是谢礼。这是一个……我的谢礼是我终会带你上我的船的承诺。”

“哇哦,这个谢礼可真是,”Tony吞下一口甜甜圈,“别具一格。”

“我今晚就会出发离开这里,到时你的大厦就可以重新修复了。”星爵看着他的飞船,“不过说真的,你的大厦丑绝对不是因为我的姑娘给你出一个大窟窿,而是因为他本来就实在不算美观。”

“滚开。”

 

晚上的分别如约而至。

当夜空降临这座大城市,灯光爬满每一个黑暗的角落。在夜色的遮掩下,星爵开着他的飞船冲向太空。

离别时心里有着淡淡的忧愁,他立下的承诺必定会实现,可是下次见面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Mr.quill,您已经偏离航道很久了,我建议您离开地月系后开启自动飞行功能。”正当他心里的伤感让他想喝两杯的时候,Friday的声音重新上线。

“我的天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Boss怕您再次出现非人为故障或其他意外,将我的部分数据放入了您的船体中。”

“所以我可以联系Tony了?”说真的,他听到Friday上线的消息时想到的居然只有这个。

“在一定距离内从技术上来说可以。请问是否需要呼叫BOSS?”

“哦,不用了不用了。可以等,等一段时间。”他感觉心里开了很多花,仿佛他和Tony的距离瞬间从几十光年拉近。

 

有了AI的辅助,很多事瞬间就方便起来。他首先联系上了他的伙伴们,果然他们已经收到关于他错误掉入地球的罚款,并且收到法律传讯。不过在他和一些以前认识的朋友周旋之下,这件事也没有太大问题,毕竟地球并没有出现骚动,应该是Tony一早就控制住了。

然后他通过传讯工具把他的队友和Tony介绍了。

Tony在见到火箭的时候眼睛都亮了(隔着屏幕他也看到了),并且表达了相当程度的感兴趣,这让火箭相当火大,并且发誓一旦见到这个人绝对要让他吃一记加特林扫射。

除此以外,他的队友对Friday的存在感到震惊,Drax始终认为有一个人藏在飞船里在说话,虽然他找遍整艘船都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人;很快大家都被这个智能的AI征服了,Friday给大家带来的便利可不是一点两点,不过偶尔也会被这个姑娘气的不行。

——这个姑娘可真像她的爸爸。

 

从那以后他经常跟Tony聊有的没的,他的队友几乎每一个人都明白他对Tony有意思。真的,有事没事念叨一句Tony,看见有意思的东西就收起来,等到他偷偷到地球的时候就送给Tony。对他只要经过离地球不是太远的时候都会开着小飞船去见Tony,Tony为此建了一个专用的停机坪。这种恋爱的酸臭味让队里几乎都是单身狗的大家没眼看,但是当他们得知这两个人还没有在一起的时候整个人生/熊生/树生都震惊了,一脸‘你在逗我吗’的表情,并翻了个白眼。

星爵感到很委屈,他说的可是大实话。

 

彩蛋:

大家出任务回来以后见到在餐厅里悠闲吃着外卖的Tony

Steve:听Friday说几天前大厦拉响了警报?

Tony:是有那么一回事。

Steve:发生了什么?神盾通知我是疑似外星生物入侵

Tony(突然想起老神棍的话):well,就是有一个王子,开着飞船,从天而降,并要与我结婚。

其他人:……

 

*

Peter偶尔和Tony聊天的时候会在只言片语间了解到他和队友之间的关系在走向不和,在他惴惴不安的时候,他最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内战。

他那时候正在别的星球上拼命,等到他知道这件事并到达地球的时候,正巧是Tony和美国队长走向分裂的时候,他先到达的复仇者基地一如他第一次去的时候冷清。

他第一次去复仇者基地的时候是好几个月前,那时候复仇者大部分都去出任务了,基地里只有Tony和vision。

当他Friday说Tony在西伯利亚失去联系时什么都顾不上就开着他的飞船飞向西伯利亚。他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心里的不安都要让他吐出来。

所幸的是他找到了Tony。

他躺在地上,周围是因打斗留下的残垣,还有一面他见过的盾。

他躺在地上,身上穿着破碎的装甲,脸上几乎是伤痕。

他躺在地上,闭着眼睛,几乎没有了呼吸。

这让他想起他在太空里看着yondu消失的呼吸和一点点变冰冷甚至结冰的身体。

他冲上去,途中几乎被绊倒了好几次。

他大声地呼喊着Tony的名字,祈求对方回应他。他开始后悔任务的时候为什么要贪玩,他完全可以早点完成后回到飞船,哪怕是早一个消失到地球,都不会发生这种事。

“嘿我还没死呢。”

Peter以为自己过于悲伤出现幻听,但是当他看向Tony的脸时,发现那双焦糖色的大眼睛里仍然投影的是他。

他感觉又是生气又是难过,不知道该骂他好还是心疼他好,所以他决定狠狠地吻向Tony的嘴唇。嘴里残留着血的味道,还有淡淡的酒味——他知道Tony戒酒有一段时间了,所以这次他一定很烦恼才会重新喝上——还有Tony的气息,混合着他的气息,说不上是什么味道,但是他却忍不住去用舌头和对方的纠缠。

大概有2、3分钟过去后,他感觉Tony在推他的肩膀,所以他松开了Tony。

“说真的,你一定要在这时候吻我吗?”Tony勉强扯出一个微笑。

“不要再笑了。我很难过。”Peter知道Tony越是难过的时候反而更喜欢开玩笑。他把Tony扶起来,将他带到飞船上,然后回到复仇者基地治疗。

 

他在地球逗留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他们正好放假,所以他就逗留在地球了,一直陪着Tony。

Tony的情况很不好。身体的各种伤还是其次,每天晚上做恶梦到无法睡着,即使晚上在一张床上他搂住Tony希望以此给他安全感也不行,他还是会夜夜惊醒。

他知道了在西伯利亚发生的事,他也知道了他在猩红女巫的环境下看到的东西,还有更深的恐惧。

后来有一天晚上好几次他对Tony道歉说,“对不起,Tony。对不起。”

Tony说你从来没有做错过任何事,为什么要和我道歉。

他说因为我没办法安慰你,我没有办法让你好受一点,我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想我希望能连同你的悲伤一起拥抱,可是我却发现我无法做到。

Tony在他的唇上印下一个淡淡的亲吻,他说没关系,他会用悲伤将你淹没,让你窒息,让你以后没办法逃离Tony·Stark的痛与悲伤。

Peter笑了一下,他说有你这样说话的吗。

Tony说我会好起来的,为了你我也会好起来。我还有很多重要的人,他们都很担心我我知道的,我会好起来的。

从那天晚上开始,像是奇迹一样,Tony的状况真的渐渐好起来,甚至有好几个晚上都不做噩梦了。

Peter又陪了他一段时间,最后还是依依不舍地坐上他的飞船回到队友身边。

然后银河护卫队的大家又回到了三天两头看这对还没有互相告白的狗男男秀恩爱的情况当中。

Peter心里巨委屈,什么该做的(亲吻)不该做的(带着飞船撞Tony大厦)都做了他居然还没有告白。

所以他准备搞一件大事。

他还是像以前一样经常偷偷溜到地球去陪着Tony。不过随着Tony几乎回复到正常的心理状况,Tony对星爵老是来地球这件事感到烦恼,甚至有好几次吐槽他太悠闲像个没断奶的小宝宝一定要跟着自己的妈妈一样。

Tony和黑豹在联合国周旋,慢慢取得大家的认可,经过漫长的拉锯战后,终于取消了对复仇者的通缉。复仇者们也一致决定回到复仇者基地中。

不过Peter的大事还没搞就发生了无限战争,银河护卫队和复仇者联盟还有其他超级英雄集结在一起对抗敌人。结局就像所有故事里说的一样,正义战胜了邪恶,光明最终驱散阴霾。银河护卫队的大家在庆功趴体结束后第二天就不告而别地匆匆离开了地球,连Tony都一脸莫名其妙不知道对方搞什么。

没过两天大家就收到让还没有离开的超级英雄在第二天的下午去Tony给他们建的停机坪那里,他有些事要说。

虽然大家都摸不透是什么情况,但是毕竟是过命的交情,他们就去了。

那天天气还不错,是蓝天,云也不少。超级英雄们集中在一起聊天,突然听到一整轰鸣。

然后他们抬头看见是银河护卫队的飞船。

Tony穿着tomford三件套,梳着整齐的头发,带着墨镜(他穿的这么整齐真的是意外)震惊地看着星爵身上系着飞船上的牵引绳从飞船上跳了下来,手上拿的是不知道哪里来的花,反正肯定不是地球的品种,他就那样大声的喊,

Tony·Stark,你愿意与我结婚,旅行我们的承诺来我的船上吗?”

 

如果有人跟你说你的对象终有一天会从天而降,开着飞船来跟你结婚,你会有什么反映?正常人一般是把这当做笑话,而若干年前一个老神棍对Tony•Stark AKA钢铁侠这样说的时候,他哈哈地笑了一下,并说希望外星的美女不要有太特殊的生理构造,不然他可能会对自己的武器塞到哪里而感到恐慌,甚至因为太在意,在两个人都脱光了的时候变成他研究外星生理课堂那就变成人间惨剧了。

而当这件事真的发生,你的对象从天而降——字面意义上的那种——从飞船上跳下来拿着一束花在向你求婚的时候,你会答应他吗?

Fin

 

彩蛋二:

 

Tony:所以你还没有告白就直接求婚了吗?

星爵(这时候装傻就对了):什么?我没有告白吗?我以为告白了。

Tony不想理你并翻了一个白眼。

 

彩蛋三:

银河护卫队和复仇者坐在一起聊天

星爵:你们不知道Tony那时候可迟钝了,我各种想约Tony出去都被Tony拒绝了,一心只想修好我的飞船好赶我走。

Tony: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什么意思吗?你把我的大厦撞出一个洞还把你家姑娘‘停’在上面是让我什么感受

星爵:你的大厦丑不能怪我

Tony:今晚你自己睡吧再见

其他人:……

============= 

一位太太建的群,里面好多太太,天看着太太们产粮,特别幸福

群号:296648802

评论(17)

热度(1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