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

感谢每一个看完我的文字的你们♥

【hp】如果你们还在(短,一发完)

四巨头时期

萨拉查和戈德里克

友谊或cp

私设巨多。


关于一些原创人物:

安塔利亚(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女儿)

伊凡:霍格沃茨学生

莲娜:霍格沃茨学生

克里斯:安塔利亚的丈夫



“有些日子没来看你了,最近如何?”金发男子将手中的东西放在一边,自顾地坐了下来。他也没指望得到回答似的,便又继续说了下去。

“安塔利亚成长的可真是快啊,大概,很快她就可以独自撑起格兰芬多这个家族,成为一族之长了……诶,想不到时间过得这么快……”

“话说回来,伊凡那小子又吵着要成为莲娜的丈夫来着,你说他想闹哪样啊这是……”

“克里斯要取安塔利亚了。我就真真的不明白,为什么安塔利亚会喜欢那小子……额,我想克里斯已经告诉你了……”

“……”

金发男子继续说着,说一些不怎么重要的拉家常的话,有时候是埋怨,有时感到欣慰了,就停一停又继续说。他好像也不觉得累,就是一个人说,他觉得,只要他说着,对方也就听着一般,像很久以前。

男子想起他们当年四个人刚刚建校时候的事情了。初次到达霍格沃茨城堡——额,那时这城堡还没叫这名——时,他们就傻眼了。那黑湖就拦在了他们面前,差那么点就可以到霍格沃茨城堡了,罗伊那不顾任何贵族礼仪,立刻跳下湖,游了过去,接着他、赫尔加、萨拉查就相继的跳下去。黑湖的湖水,冷得刺骨,那是一种作用在灵魂上的冷,现在想想,都还是毛骨悚然的。他们游了过去,其实他们没用多少时间。

他们到了岸后,四个人躺在草地上,没有人说话。好一会儿,罗伊那才说,其实他们完全可以先搭一条小船,然后再过去。

然而他们选择了最直接最原始的方法,简单得让罗伊那觉得不像她了。

他们听了以后,都笑了起来,包括一直很少表情的萨拉查。

他到现在都还记得,那日,他们真的笑得很开心,就是连萨拉查,也少有地笑出了声,而他听得真真切切。

然后,他们就进入了霍格沃茨,遇见了霍拉克,与霍拉克签订了契约,它陷入了沉睡,他们便忙着新学校的开办。他们……

男子把那时候的事一件一件地想了个遍,嘴角便弯了起来,蓝色的眼中融入了笑意,如果赫尔加在的话,绝对会毒舌地吐槽男子又露出傻瓜一样的笑容了。

过了好一会儿,男子嘴角的笑意消失,嘴中似乎又多了几分苦涩。

“……萨拉查,罗伊那她,最终还是,没有撑过去。”

这句话,他停了好几次。本以为,他可以很流畅,很淡定地说出这件事,但是,似乎是他错了,他最终都没有像他想象地那样很淡然地说出来,甚至一开始就有着的笑容也早已消失了。

“她死了,萨拉查……”他重复了一遍。他声音很轻,轻得几乎连他自己都听不见了。

“她死了,萨拉查……”他又重复了一遍。他的声音微微拔高了一些,眼圈渐渐红了起来。

“她死了!萨拉查……”他吼了出来,声音中带着颤抖,一只手抓住自己的脸,遮住了大半张脸,他不想给萨拉查看见他手下的狰狞,但他制止不住自己地想哭。

戈德里克·格兰芬很少哭。在他的人生里,有失去的,有得到的。有些他真的很舍不得,但他必须失去的时候,他也会难过一阵子,但绝对不会哭。因为在他的字典里,哭是一间没有意义的事。他知道,哭泣只会让时间流失地更加没有意义,失去的还是失去了,得不到的终究是得不到的,哭是解决不了办法的。

他为数不多的泪,几乎掉在了他的三位好友上了。当然,有一次是因为他要当爸爸了,他抑制不住喜悦,眼泪就猛掉,罗伊那嘲笑了很久他这个傻爸爸。

最终,他还是哭了出来,许是因为失去挚友的悲痛,许是萨拉查的默默无语,许是他讨厌自己看着罗伊那的卧病在床而无能为力。他很早就知道,他终有一天会与四位朋友分离,但他不知道,到真是要分离的时候,是那么不舍。

“如果……如果罗伊那可以活得再久一些……再久一些的话……我就有办法治好她了……”他喃喃。

“戈德里克。”女人站在他的身后,唤了一声。一早起床便发现戈德里克不见踪影,她便猜测他是去找萨拉查了。而事实上,她也是对了,她的确在萨拉查那里找到了她的挚友。

“好就不见了,萨拉查。”赫尔加对萨拉查微笑,点了点头。她像戈德里克那样,也没指望萨拉查会回答,但也没有再说话。她只是站着。

他们都不语。戈德里克眼泪也渐渐止住,捂住脸的手也早已放下。

“戈德里克。”她又唤了一声。她的声音里的,不是催促,而是提醒,提醒他,不要再沉浸在故人逝去的哀伤中。

的确,故人的逝去是件很无奈的事,无论你多么不愿,死神就是要带走他的报酬,死神挥舞着他的镰刀,收割了生命,然后离去,他不会多看别人一眼。

戈德里克拿起他来时带来的花,插在花瓶里,浇上一些水,这些白色的小花显得那么可爱,还真是不怎么适合萨拉查的个性,他想。

“其实……萨拉查,我真的,很想念你,如果,可以再一次见到你就好了。”

戈德里克面前的,赫然是一块墓碑,上面铭刻了萨拉查的名字,那是他们三个弄的,事实上,他们连萨拉查的遗体都没有找到。他们知道的,在这个年代里,给一个巫师立墓,只会让教廷发现他们的行踪,但是有些时候,他们这些活着的人会思念,所以,他们就冒着危险,给萨拉查弄了一个。他和赫尔加准备,在萨拉查的旁边再搞一个罗伊那的,然后搞一个他和赫尔加的,等他们死了以后,就睡在里面。

“……如果,你们还在……就好了……”戈德里克把手搭在墓碑上。

他沉默了下来。

“萨拉查,我今天出来够久了,我要回去了。”戈德里克站了起来,恢复了之前神采奕奕的样子,说完便转身离开。

“我们迟些再来看你。”赫尔加微笑着说道,然后她也转身跟上了戈德里克的脚步。

有些东西,注定了是要失去的,便是失去了,就像萨拉查和罗伊那。

有些东西,注定了是不会实现的,便是不可更改,一如赫尔加与戈德里克。

他们的愿望终究是要落空的了。

罗伊那的遗体被带回了拉文克劳家。当他们想给罗伊那搞个想萨拉查那样的墓的时候,教廷跟巫师的战争爆发,戈德里克没多久后便战死了,尸体找都找不到。

巫师渐渐落败,慢慢隐去了踪迹,赫尔加帮助新任校长管理霍格沃茨,一直到她死去,都没有机会再去看望萨拉查。

有时,她会去怀念那些旧时的事,特别是看见霍格沃茨的校训的时候,‘眠龙勿扰’,她会想起霍拉克;看到黑湖时,她会想起他们四个初次到达霍格沃茨时他们是如何游过黑湖;看见草地上的那张桌子时,她回想起他们在喝下午茶的场景……霍格沃茨的每一处,都有这他们四人的回忆,只是她知道,他们早已不在了。

“如果……如果你们还在、就好了……”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