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

感谢每一个看完我的文字的你们♥

【楼诚】第一次为你念诗

第一次为你念诗


阿诚几乎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开始这个习惯的,毕竟在巴黎的他们,远没有在中国时有空闲。

无论是明楼还是阿诚,他们都有各自需要忙活的事,哪怕在说破以后,两人关系更进一步,但真正黏在一起的时间似乎也并没有多少。

可是他们就是近乎神奇地培养出了这样一个习惯。或在一个晴朗的下午,明楼上课回来,阿诚一天无课。明楼坐在窗旁的软椅上,闭着眼睛,阿诚站在一旁轻声念诗。

白色的阳光透过窗户的阳光溢满整个空间,也溢满他们的世界。

——他们就如此感受近乎停止的时间。

又或是在一个宁静的夜晚,不开灯,任由月光在室内的撒野。明楼用着近似喃喃低语的音量在阿诚耳边背诵着露骨的情诗,使得阿诚面红耳赤。然而这一般会因为明教授抵挡不住诱惑,于轻咬在阿诚脖颈处时停止,然后两人情到浓时,做一些比那情诗还要露骨热辣的活儿。

这究竟是如何开始的……

阿诚是真的没什么印象了。

而另一个“始作俑者”一时半会还不会忘。

那是明教授喜欢上阿诚后的事了。

他喜欢阿诚的声音。

不会太低,不会太尖锐,沉稳不乏活力。

难以形容它的美好,却一直为此扣动心弦。


他想听阿诚的声音。

不知是故意还是无心,他拿了一本诗集——爱情诗集——递给阿诚,让他念了一首。

泰戈尔的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念完后,阿诚的脸是红的,额头上是紧张的汗水,鼻头也有。在明教授眼里是多么可爱。于是便一次次让阿诚念诗。

偶然之间他发现了阿诚的小心思。

跟他一样的,火辣的,小心思。

于是在阿诚生辰那天,明教授为他念了一首诗作为生辰礼物。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让我的心不停地重述这句话。

      日夜引诱我的种种欲念,

      都是透顶的诈伪与空虚。

     

     

      就像黑夜隐藏在祈求光明的朦胧里,

      在我潜意识的深处也响出呼声──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正如风暴用全力来冲击平静,

      却寻求终止于平静,

      我的反抗冲击着你的爱,

      而它的呼声也还是──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那是阿诚第一次为他念的诗,也是他第一次为阿诚念的诗。


然后明教授轻而易举地把自己的弟弟弄到了床上,让他用他最喜欢的声音一遍遍呼唤自己的名字,让他难以控制自己的大脑。而他——明教授,则会在阿诚耳边不断地重复:

我需要你,只需要你。

这是他的表白。

这是他的诺言。


评论(1)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