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

感谢每一个看完我的文字的你们♥

【楼诚】尴尬四题

刚刚发现有题跟别人撞梗了,所以改了重发。


·突如其来的打扰

明楼的心思是被勾起来了。

又是将近过年的时候,政府上下又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忙起来了。首当其冲的就是明长官。他最近忙的是脚不沾地头不着枕,更别说是摸摸心上人的手,跟自个儿弟弟交换个文温存温存了。

今天好不容易修了一天假,明楼想着就算不在床上滚两圈,摸摸蹭蹭做个手活还是可以的。

就连往日拒绝在书房做荒唐事的阿诚今天都没有反抗的意思,这不就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么?

就在明楼想当那阵东风的时候,天公不作美,让他吃了一顿西风。

因为关键时刻,大姐一下子推开门,“大白天的你们做什么要关门呀!家里又没别人……”

“明楼!书房是让你干这种事的地方吗?!”

那天晚饭,整个饭桌都弥漫了一阵尴尬。


·吵架后的和好

阿诚很少跟大哥吵架——基本是他自己生闷气比较多——这也造成了在他跟大哥吵完架和好后有些尴尬。

比如大姐一如往常地让他把早餐端到大哥屋里,可他到门口了却不知道说什么,所以在门口徘徊了好一会儿。

明镜快看不下去了,就故意大声说:“阿诚你快点好不好呀,这么磨蹭明楼都要饿疯了。”

阿诚无奈,心里嘀咕:“早应该让他饿两顿了,也不看看都成什么样了。”然后才下定决心拉开门。

明楼听见阿诚进来,头也不抬就看着报纸说,“阿诚,你又开始腹诽我了。你小子皮痒了是吧?”

“大哥,我哪有。”

“哦?真没有?”

“真没有。”

“那就相信你一次。吃早饭吧。”

机智的明长官表示,吵架和好的尴尬在他眼里屁都不是。


·怒火中烧时疼痛的手

阿诚不知道该不该笑,总之他憋的很辛苦。

事情是这样的。

他们开了办公室的门想做一出戏给那些一直在找机会下手的特工们看。于是明长官随便找了个由头开始教训阿诚。阿诚自然也是特别上道地演了起来。

就在他们针锋相对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明长官一手拍桌子上,正想说出一句什么话时,手心传来一股透心凉的疼痛。

——他的手拍在了一支钢笔上,凹凸不平的桌面为他带来不一般的痛感。

明楼下意识就想嗷地叫一声,到又只好忍住,拼命甩手,嘴上还要中气十足的骂人。

他们要尴尬地演下去,只是阿诚是真的快要忍不住笑了。

‘大哥最近的早餐会不会太营养?’


·说谎被发现

阿诚开门进屋就看见他家大哥坐在沙发上倒了杯红酒慢慢地喝着

“去哪了?”明楼问。

“去旧书屋看有没有大哥要的书。”

“下午去的?”

“嗯。”阿诚有点摸不着头脑,为什么明楼问他这个问题。

“那旧书屋老板刚刚才打电话说我好久没去了问我们什么时候去。”

“呃、大哥……”阿诚怎么也没想到大哥会发现他说谎的

“别编了。明台说他看见你去花店了。”

过两日是大哥生辰,他本来是想买束花给大哥一个惊喜的。阿诚在心里骂了明台几句,想着这两个月就不给他零花了。

他嗯了一声。

“为哪位佳人买的?”明楼明知道事实却打趣道。

阿诚万分尴尬,心里腹诽了一句明知故问,面上则表现得十分平淡,面不改色的说:“正是为眼前佳人所买。”


评论(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