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

感谢每一个看完我的文字的你们♥

【贱虫】你灵魂伴侣的名字在哪

卧槽?!这种甜法也是甜出新意啊?!

寒衣-奶酪的御用脑洞写手:

灵魂伴侣AU,OOC慎入






“这会不会很疼。”




他看着自己叔叔手腕这么问道,梅婶的名字印在他的手腕上,如同一副充满了艺术气息的刺青。




“不,你不会觉得疼的。”回答他的是他的婶婶,她正将一份刚出炉的牧羊人派放到桌子上,厚重的棉布隔热手套阻隔了热量,却并没有将她手腕处的文字遮挡起来,利落的将手套扔到一边,她摸了摸自己侄子的头发,“去洗手,要吃饭了。”




“好的,梅婶。”他脆生生的应了,从椅子上跳下去,洗了手之后又匆匆的跑了回来,抓起叉子,眼睛亮晶晶的接着询问他刚才的问题,“我也会有么,也会在手腕么?”




“不一定。”他的叔叔这么回答道,还抽空夸赞了一下梅婶的手艺,“每个人的灵魂印记都有不一样的颜色,字体和位置,只有灵魂伴侣之间才是相同的。”




看着自己的侄子认真的听着自己的话,他笑着往他的盘子里面放了一勺几乎都是牛肉碎的派,这换来了梅婶不赞同的目光,“灵魂印记这个东西对于你来说还太早了,等你长大了它就会出现的。”




那是Peter Parker对于灵魂印记最早的记忆。




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的身上都会在青春期上出现灵魂印记,那是他们灵魂伴侣的名字,而每一对灵魂伴侣的灵魂印记都有着他们独特的字体和颜色,一旦找到了那个和自己身上同样位置记录着自己的名字的人,就找到了自己的灵魂伴侣。




而Peter Parker并没有自己的灵魂伴侣。




在他进入了青春期后,他开始在自己的身上寻找过那个应该出现的名字,哪怕还没有遇见,至少可以从字体和颜色上面推断出来对方是什么人。




比如梅婶和本叔那般,虽然看上去是低调暗红颜色,却有着张扬不羁的字体,每一处弧度都如同飞舞的蝴蝶,就像是梅婶一般,看上去温和优雅,骨子里却对充斥着对新鲜事物的追求和强大的冒险精神。




然而他却一无所获。




他甚至忍着害羞脱得精光站在卫生间的镜子面前将自己看了个遍,镜子中的少年身体光洁瘦弱,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有着类似灵魂印记的痕迹。




一开始的时候,他安慰自己或许是自己还不到年纪,但是随着MJ手背上出现了浅蓝色的字体,他的同学们开始互相交换着彼此身上的名字,每一个都将那些或者平凡或者独特名字叫的甜蜜幸福,就连尾音都带着棉花糖般的甜腻的气息,而他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如果他真的就没有灵魂伴侣了呢。




这个认知让他觉得委屈,他抽了抽鼻子,试着努力去忽略这个问题。




然后这个问题就真的被他忘记了,他的身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在他成为了蜘蛛侠之后,他忙于平衡作为Peter Parker的生活与作为纽约好邻居的生活,他可以在所有的高楼大厦中奔波行走,却要在这两个生活的细如发丝的分界线上小心翼翼的如同杂技演员般匍匐前行。




灵魂伴侣这个词语就如同本叔的存在一样,在那个他决定成为蜘蛛侠的夜晚,埋葬死去,消弭不见。




只是偶尔他也会回想起来,但是很快也就释然,也许就是因为那只蜘蛛选择了他成为蜘蛛侠一样,这个世界并没有为他选择一位灵魂伴侣,毕竟这也算是最好的结果之一。




如果真的存在那样一位灵魂伴侣的话,他并不希望隐瞒对方自己是蜘蛛侠这件事情,却又不想让对方为自己担心。




到了后来,他看见梅婶有了新的约会对象,他为梅婶高兴,希望她能迈向一段新的生活——如果对象不是他的校长兼一个有着迷之痴汉力的美国队长粉丝会会长的神盾局特工他可能会更开心一些。




所以,其实没有那个灵魂伴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吧,他开始这么想到,事实上,并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找到他们的灵魂伴侣,即使那样他们也一样过得幸福。




再后来,他甚至开始庆幸自己没有灵魂伴侣,作为一个超级英雄,他见证过死亡和离别,经历过战争和杀戮,他看着那些人呼吸散去,血液冰冷,然后再也无法回来的时候。




这会让他在夜晚辗转反侧的时候想,幸好自己没有灵魂伴侣,否则如果自己也死在这样的战场上,可能对方也会觉得莫名其妙,怎么好好的灵魂伴侣,说没就没呢。




那都是些,痛苦而又沉重的,青春期少年的烦恼。




Peter Parker觉得自己没有灵魂伴侣,毕竟他没有灵魂印记。




直到死侍出现。




那个如同疯子一样的雇佣兵,穿着一身和他一样配色的紧身衣,然后大言不惭的说自己是参考了他的衣服,Peter在面罩下面翻着白眼想着这个人是不是认真的,毕竟对方那身几乎要看不出来本色的衣服上面斑驳肮脏,也不知道是多少天没有洗过了。




至少他的制服一个星期洗一次啊。




最初Peter并不想要和那位雇佣兵牵扯太多,毕竟他们两个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只要对方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之内犯下太多的事情,他也不愿意和这个杀也杀不死的而且也并不常在纽约活动的雇佣兵争执。




然而对方却越来越频繁的出现在纽约的街头,在他夜巡的时候站在高楼大厦的顶端,挥舞着双手高声喊着他的名字,甚至有的时候会在报纸上面明目张胆的刊登寻人启事,头条头版上面的标题醒目的写着给我打电话还附带着一张死侍自己的照片,这让JJJ更加抓住了把柄一般大肆渲染着蜘蛛侠和这位雇佣兵狼狈为奸,让蜘蛛侠气的差点撕碎了报纸。




不过他当然没有撕碎报纸,自从他度过了婴儿早教发育期他就不会这么做了。




每一次靠近他的时候,他的蜘蛛感应疯的就和死侍那个人一样,让他头昏脑涨的,然后死侍就会喜滋滋的靠过来,用十分高亢的声音说道,“baby boy,哥发现你每次看到哥的时候都很害羞呢。”




通常Peter的回应是一脚将死侍踹下去,看着他自由落体,然后在快要坠地的时候用蜘蛛丝接住他。




虽然对方并不会死,但是自己也不会放任他这么摔死在地上,但让他头疼的是这会让死侍更加的得寸进尺,被裹成虫茧还是要扭动着身子说着不三不四的黄色笑话。




然而事实证明,他的纵容只会让死侍这个人越来越厚脸皮,他甚至在纽约的皇后区弄了个小屋子,号称他的安全屋,还拉着Peter去看过,里面堆积如山的外卖盒子和换洗衣服差点没让Peter当场踹死死侍。




不过对于向来独来独往的蜘蛛侠来说,偶尔看到有人乐意跟在他身边跟他说这话聊着天,一起欣赏纽约来来往往的罪犯的身影,并且分享墨西哥卷并不算是坏事,但是他绝对不会告诉死侍有着死侍在旁边跟他闲扯皮让他的夜巡变得愉快了些许。




除了必要的时候他需要担心这个人会不会从裤裆里面掏出来手雷之外。




直到某一天,死侍从背后拿出来一大束玫瑰花来,扭扭捏捏的捧着大脸对Peter说,我觉得spidey你是我的灵魂伴侣。




Peter眉头绞在一起,死死的盯着对方手上的那束艳俗的花,觉得大脑有些当机,半天才冒出来一个字,“what?”




于是死侍又将刚才那句话重新说了一遍,然后将手里面的话往Peter怀里面一塞就要冲过来抱着他,他一个闪身看到死侍摔在地上然后居高临下的问他,“什么灵魂伴侣,因为你身上的灵魂印记么?”




那个时候Peter内心之中对于灵魂伴侣的印象又一次蠢蠢欲动的苏醒过来,他的身上找不到灵魂印记,可是如果死侍的身上有他的名字的话,那么说不定只不过是因为那只倒霉的蜘蛛让他的灵魂印记消失了,说不定他真的会有一个灵魂伴侣。




“灵魂印记?那东西蠢爆了。”死侍高声喊道,然后捧住了对方的双腿,“哥根本不需要那种东西,就凭着每次哥看到你之后哥的武士刀就会蠢蠢欲动的出鞘,哥就能明白谁是哥的灵魂伴侣。”




……




死侍他,被蜘蛛侠打的挺惨的。




等到Peter回了自己屋子里面脱了那身行头还是一样的生着气,他早就应该知道对方经常说的就是胡言乱语,他居然当时还真的莫名开心了一下,仔细想想,他甚至都没有告诉对方自己的真实姓名,估计就算是灵魂印记都不会具体到写着Peter Parker AKA spider man。




他恶狠狠地关上自己的衣柜门,衣柜晃荡了两下差点没被他给拆了,手忙脚乱的将衣柜给扶好,这才松了一口气,一想到死侍就更生气了。




“愚蠢的灵魂伴侣,愚蠢的灵魂印记。”他嘀咕了两句,将自己扔到床里,手脚并用的抱着自己的被子将那些都抛到脑后去。




往后的两天,死侍都没出现在蜘蛛侠的眼界里面。




这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死侍也有他自己的工作——虽然Peter觉得那根本称不上是工作——偶尔也会一声不吭的离开纽约,然后过几天在笑嘻嘻的回来,身上的制服又平白的添了不少的浅黑色的血液凝固的斑驳痕迹。




但是这在对方跟自己告白之后,Peter难得的觉得对方难道这个时候不应该再努力一把,反而第二天扭头就跑,根本就是大写的不认真。




青春期的少年就是这么多的内心戏。




他一边将晚上出来闹事的超级反派打架,一边在心里面想着死侍昨天手里面的大红色玫瑰,要知道虽然作为蜘蛛侠很受欢迎——好吧,其实并不算是很受欢迎,至少大部分纽约市民并不喜欢他,但是作为Peter Parker他在学校里面是最不起眼的一个,还是第一个有人给他送花。




关键问题是送花的那个人是死侍,他不喜欢这个,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挺开心的,靠着自己脑子里面的蜘蛛感应躲过了对面的子弹,他想着死侍其实并没什么不好。




他是说,虽然是个疯疯癫癫的雇佣兵,但是其实相处时间久了,死侍并不是个无药可救的人,而且他们两个说话的时候其实还蛮对路的。




一脚踹到超级反派的腰上,肌肉下意识的控制了力道,可是谁知道死侍那个人是不是发神经,要知道死侍这个人向来都是,荤段子一个接着一个的。




这么想着,Peter觉得有些生气,手上加重了力气一下接着一下。




超级反派心里委屈,自己就是去抢了个银行,为什么一向善良的被称为纽约反派的生命之光的蜘蛛侠今天连话都不跟他说还一下揍得比一下狠。




漫不经心的应对了神盾局的特工,像他这个年纪,正是对于爱情最敏感的年纪,那种朦胧的感情刚刚在心里面生根发芽,只要有人稍微灌溉,就会迅速的拔节生长,萦绕着整个心脏。




他想着死侍,从他们一开始的不对路,到后来在一起聊着天吃热狗,从一开始见面就打到后面——等一下,好像从开始到现在一直都是他的单方面殴打。




正当他想着,突然面前窜出来一个人影,蜘蛛侠嗷的一嗓子叫的像个少女,然后才发现出来的是死侍,对方居然在制服外面套了一身西装,看上去还很正式,“spidey。”他叫着,声音甜兮兮的,带着尾音,让Peter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又在搞什么,死侍。”他压低了声音,这么说道,就看到死侍在原地扭了扭,似乎有点扭捏的问道,“spidey,我昨天问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我不是你的灵魂伴侣,我也没有灵魂伴侣。”Peter下意识的回应了一句,看着死侍有些失魂落魄的样子,“可是哥觉得哥是你的灵魂伴侣啊。”




听到死侍这么说,Peter耸耸肩,“好吧,也许灵魂伴侣并不是那么重要,我们也许可以试一试。”




这让对方头罩上的眼睛都快要笑成了两个月牙,Peter觉得自己面罩下面一定是脸红的烧起来了,他只不过是不讨厌对方,而且又没有灵魂伴侣才会这么将就的,他这么对自己说道。




死侍喊了几声baby boy万岁之后就停了下来,然后他压低了嗓子,嗓音低沉性感,钻入Peter的耳朵里面,像是在述说的一个秘密,“既然spidey你说灵魂伴侣不那么重要,那么哥就随口问一下,你是叫Peter Parker么?”




Peter愣住了,狐疑的看着死侍,他有些结巴的问他怎么知道这个名字,换来了死侍的一声高呼,“哈!哥就知道。”




然后他看着死侍一直背在身后的左手伸了出来,抓着一颗心脏,已经脱离了身体组织的心脏变得有些青紫难看,唯有上面名字鲜红欲滴,字体飞舞宛如蝴蝶,“哥今天把身上里里外外翻着找了一天。”




“你的名字,一直都在哥的心上。”



评论

热度(1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