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

感谢每一个看完我的文字的你们♥

[虎哥x女审]林雨与烈阳(bg,ooc,一发完)

林雨与烈阳

其实题目应该是青蛙与蟾蜍(什么鬼

警告:
ooc
Bg向
票文(只是为了满足我票虎彻哥哥的欲望)
有私设:鸣狐不是初始刀,但是鱼唇的我把这事给忘了,所以私设鸣狐是初始刀(等会这是魔改了)

人物属于彼此,ooc属于我

*
“您对长曾祢先生抱有喜爱吗?”鸣狐说完以后反而愣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将自己心中所想的话说了出来。
蹲在桌上闭眼小憩的狐之助睁开了一只眼。它作为编号排在前列辅助过10位以上高位审神者的狐之助来说,它现在辅助的这位审神者在对待刀剑的喜爱之情上,可以说得上最为公平的。审神者总会对特定的刀剑男士有所偏爱,并非是指一味的偏心或冷漠对待他人,而是对某个刀种或某振刀有特殊的情感。最多的是他们总对初始的刀剑男士有不一样的依赖,因为他们陪伴了审神者最为艰难的开端。
但是这位审神者却那么从容与平静。一开始它猜测过审神者对有天下五剑最美丽的一振三日月宗近大人抱有期待,但是当某天出战部队带回那位大人后,审神者给出了恰到好处的欣喜后便再无其他——仿佛这位稀有刀与其他新来的刀剑一般没有什么不同。
——她只是为本丸迎来新的成员而感到幸喜罢了。

“虽然我的代号是三月三日,写法与三日月类似,却并非因为三日月先生。”
“如果是因为三日月先生,叫辉月姬岂不是更好吗?”
“只是因为三月三日这天对我来说有特殊的意义罢了。”
当它问及时,三月三日这样告诉它。

所以它对鸣狐所说的,三月三日对长曾祢抱有喜爱这样的话感到好奇。
“被你看出来了吗?”三月三日从公文中抬起头,随即微笑了一下,“果然,喜欢是藏不住的。”
“唔。”鸣狐一只手梳理着躺在他腿上睡觉的狐狸身上的毛,“毕竟与您相处了很长时间。”
长曾祢虎彻是一振稀有刀没错,狐之助暗想。早期可以在打败检非违使后有概率发现,后来只可以通过锻造带回,这是一振较为难以获得的刀剑,但是比起其他稀有刀剑诸如一期一振,三日月宗近,小狐丸来说,他并非深受大众追捧的类型。
“需要替您将以后的近侍安排为长曾祢先生吗?”鸣狐问。
鸣狐是她初始刀。他也从他被唤醒到如今一直作为她的近侍。这是本丸内其他刀剑男士所没有过的待遇。
鸣狐是特殊的。它想。但是他又不是特殊的。因为对于这位审神者来说,近侍这个位置并不是给予刀剑的奖励。它与其他当番一样,不过是一种工作。她拜托鸣狐作为她的近侍,实际他的工作也不过是在她处理好公文后送到对应的地方,还有偶尔的传达一下她的意思。在长谷部来到这个本丸后,他也曾对近侍一位有过争取,但是在他进入审神者处理公文的房间进行密谈一刻钟后,他却全然改变了原来的态度,不再提近侍的事。从那时起,狐之助就对三月三日抱有一种对别的审神者没有过的敬畏。
“因为我的任性而麻烦鸣狐先生作为我的近侍,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您继续当我的近侍。”
“我很喜欢在我处理公文时安静的环境。”
她说道。
然后安静又重新回到了这个小小的空间。

狐之助忽然想起来三月三日初到这个本丸要选择初始刀剑的时候,它为她对每振刀剑都做出介绍,然后请她做出选择后,她说了一句,无论选谁都是一样的。但是无论是谁,都是特别的。
最后她还是选择了鸣狐。
她说,鸣狐先生一直是一位安静的刀剑男士。他的狐狸也正好可以给你作伴。
狐之助争辩,我只是一个由灵力者做出来的普通式神,普通的狐狸跟我还是不一样的。
她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那么今天就先到这里吧。今天没什么工作却耽误了您一天。”三月三日放下手里的笔,将最后的公文放在一边。
“不过是几个小时而已,鸣狐也十分高兴可以帮助您的。”鸣狐的狐狸从鸣狐的腿上站起来,然后跳到了鸣狐的肩上说道。鸣狐也点了点头。
“鸣狐先生先去休息吧,剩下的一些零碎的工作我处理好就可以了。”
鸣狐嗯了一声,然后起身离去。
就在他准备拉开的门的时候,三月三日说,“明天请记得去手合场。”
鸣狐肩上的狐狸说,“明天鸣狐一定会努力战胜对手的,还请三月三日大人好好期待吧。”
待鸣狐拉上门走远后,狐之助看着正在整理文件的三月三日。
“您生气了吗?”狐之助问
“什么?”三月三日疑惑地问道。
“您对鸣狐问您的问题感到冒犯吗?您将鸣狐明天的近侍工作都取消了。”
“你在说什么啊?”三月三日无奈地摇摇头,“明天鸣狐先生本来就没有近侍工作啊。”
狐之助仔细回想了一下内番安排表,似乎是这样的。大概是因为前后联系起来太过像是审神者不高兴而取消了鸣狐近侍工作才让它误会了。
“您为什么不将长曾祢大人安排为您的近侍,既然您喜欢他的话。”它以前辅助的审神者在获得喜欢的刀剑男士后,一般都会将他安排为近侍。这似乎成为了一种定律。
“我以前说过的吧,安排为担当近侍并不是我表达喜欢的方式。”
“可是三月三日大人,希望更多地见到喜欢的刀剑,希望更为靠近喜欢的刀剑,希望更为了解喜欢的刀剑不是很正常的吗?”
本来带着淡淡的微笑的三月三日脸上的表情都消失了,只剩下认真,眼中甚至带了一些严厉。她说,
“请不要将我的喜欢与那样的感情相提并论。”
她顿了一下,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刚刚消失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她的脸上。
“抱歉,刚刚是我失态了。我并不是说那种感情不对或者哪里不好。”她看着手里的文件,声音恢复了原有的平静与自然。
“我只是想起了一些过去的事。如果下次有机会,我再告诉你吧。”
“那么,一会见。”她点点头,拉开门离去了。
狐之助看着关上的门。回想起刚刚变了脸色的三月三日,它觉得或许她说的那件事对她来说很重要。因为三月三日就是很冷静的一位审神者。她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对一切都抱有欣赏的态度。她希望她拥有的刀剑都能变得强大,所有她提倡大家多去手合场,但是她又从不强迫文系刀剑或者不喜欢战斗的刀剑去战斗。似乎他们所做的一切对她来说都是她所希望看到的。它辅助的时间长达将近两年,这个本丸也越来越趋近全刀账,仅有几振刀剑还没有到来,但是它确实第一次看见三月三日露出那样的表情。
——那是一种近乎厌恶的表情。

*
自从前几日狐之助知道审神者对长曾祢虎彻有特殊的喜欢后,它花了更多的时间来观察三月三日对待其他刀剑和长曾祢虎彻的差别。
然而不过是徒劳。因为它跟着的三月三日的时候几乎没有遇到过长曾祢虎彻,可能是因为内番安排和作息不同的原因错开了,连遇到明石国行这种基本不出门的刀剑的次数都比遇见他的次数高。仅有的一次是她刚转过拐角就看到长曾祢虎彻进入了手合场。它甚至有些怀疑,前几日发生的对话是真的还是只是它的一场梦。
如果不是知道它们这样的式神是不会做梦的,狐之助也不会否决了自己的怀疑。
“您不去见他吗?至少说一次话?”它走在三月三日的旁边,抬头问。
“顺其自然就可以了。”三月三日说道,“你看,只要顺其自然,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狐之助看向前方,迎面走来的正是长曾祢虎彻和浦岛虎彻两位刀剑男士。
“啊,是三月三日大人!您还好吗?”浦岛虎彻看到三月三日后高兴地跑过来。
“一切安好。”三月三日点点头,“浦岛先生总是充满活力。”
浦岛虎彻灿烂地笑起来,“哦对了,大哥来到本丸这么久,这是第二次见到三月三日大人吧。”
“我好像也来了几天而已吧。”长曾祢虎彻吐槽了一句,“早上好,三日大人。”
“大哥不能这样叫三月三日大人啦。”
“没关系。日安,长曾祢先生。”
“三月三日大人是要出门吗?”
“是的,稍微有些事情要处理一下。长曾祢先生在本丸还习惯吗。”
“嘛,还行吧。”
三月三日点点头,“如果有什么不妥的事,请务必告诉我。”
“没关系的,我会照顾好大哥的!”浦岛虎彻摸着鼻子笑道。
“我相信您。”三月三日露出会心一笑,“那么,我就先不打扰二位了。回见。”
“回见。”“一路走好。”
现在有机会仔细观察一下,但是好像和普通的相处也没有什么不一样。狐之助叹了口气,它想,三月三日说的喜欢,真的是通常意义上的喜欢吗。

等三月三日走远后,浦岛虎彻说,“三月三日大人真的好温柔啊。”
“会是位好的主君呢。”
“是啊,上次三月三日大人去现世回来,还顺便了好多高级食材给龟吉。”浦岛虎彻摸了一下肩膀上的龟吉。
“……真是一位富有的主君啊。”长曾祢虎彻忍不住感叹了一句。
“我最近听说了一个秘密哦。”
“什么?”
“大哥我只告诉你,你千万不要说出去哦。我听说三月三日大人有喜欢的刀剑男士,虽然我不知道是谁,但是我真的好好奇啊。”
长曾祢虎彻愣了一下,“你听谁说的啊。”
“不可以告诉大哥啦!我也有想过去问鸣狐,但是要是问了那岂不是代表我就知道三月三日大人有喜欢的刀剑男士这个秘密了吗?”
“你直接去问三日大人的话她应该会直接告诉你吧。”
“那样就没有乐趣啦!”浦岛虎彻叹了口气,“而且知道这个秘密都猜是鸣狐。”
“都?总感觉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不少了。”长曾祢虎彻抽了抽嘴角,“听说鸣狐一直是近侍,所以是他也不奇怪吧。”
“其实也没有很多人,大概吧。总之我觉得不是鸣狐。如果是鸣狐的话也不会现在才传出来,况且对于三月三日大人来说,近侍根本就不能代表什么啊。我觉得一定是最近新带回来的刀剑啦。”
“最近带回来的刀剑比较少,只有大包平先生,大典太先生和大哥你而已。”
“所以?”
“因为不知道是谁,所以我猜是大哥了。”
“……”
“要是让三日大人知道,我觉得龟吉就再也吃不到高级食材了。”

*
“您用这个道具的话,它会将长曾祢先生修行回来的时间定在他离开的下一分钟。”狐之助左前爪指着桌上的道具说道。
“时政总是发明一些这样的东西呢。”三月三日无奈地说道。
“这样的东西?”狐之助歪了一下头。
她没有回答,只是将道具放回道具箱里。
“您不用吗?”
“不了。”她说
“他值得等待。”三月三日看向门外。是本丸其他人在送别长曾祢虎彻。
因为开着门,她可以听见浦岛先生有活力的声音,他说要好好保重啊大哥。她可以想象长曾祢先生会摸着他弟弟的头说你出战也要保重。她也听见蜂须贺先生的声音,他说赝品出门也不要丢审神者大人的脸。比起说话的内容,他语气里却隐隐透露出他的担忧。还有日本号先生说回来再继续喝一杯吧。
她不禁会心一笑。
“啊,我果然不应该开着门的。”她说。
“今天可能完成不了工作了,鸣狐先生。”
鸣狐说,“放假。”
“那样是不行的哦。”然后她又重新投入到了她的工作中。

*
鸣狐在走向三月三日办公处的路上,被两振粟田口小短刀拦住了。
“鸣狐叔叔,有件事想要拜托您。”前田说。
鸣狐歪了歪头,他的狐狸先去了三月三日那里,现在只有他一人。
“什么事?”
“那个啊,今年又到了赏樱的时候了。大家准备要弄一个祭典。”前田解释说,他看见鸣狐点点头,然后才继续,“去年和前年的祭典,像是夏日祭,烟火祭,丰收祭,还有冬日祭等等祭典,三月三日大人都因为太忙碌了所以没有参加,总觉得好可惜。”
“所以能不能拜托鸣狐叔叔这次请三月三日大人参加我们的祭典。”秋田说。
鸣狐想了一下,“我会和三月三日大人说的。”
“那就拜托您了。”
鸣狐目送秋田和前田离开后也转身走向三月三日的办公处。
“今年的赏樱祭,参加吗?”鸣狐关上门后,坐在他的位置上。
“欸,这么快就到赏樱祭了吗。”三月三日看了一下挂着的日历,不知不觉已经3月中旬了。
“不过月底总是很多事呢。如果能按时完成,我会参加的。”三月三日说道。
鸣狐点点头。

然后三月三日就一直忙到了月底。直到赏樱祭那天,她也没有停下来。
已经入夜了,屋外的热闹隐隐传入到屋里,而三月三日还在桌前奋笔疾书。
“今天赏樱祭,您不出去看看吗。”狐之助蹲在桌子看着三月三日。
“唉,还有相当多公文要处理呢。”三月三日颇为无奈地说道。
“所以您应该让近侍帮您处理公文啊。”
“这种没完没了的事,让我一个人烦恼就够了。要是鸣狐先生也因为帮我处理公文而没有参加祭典,我真的感觉过意不去了。”
就在三月三日说着鸣狐的时候,鸣狐拉开了障子门。
“鸣狐先生。”
“您不参加祭典吗?”
“公文没有处理好呢。”
鸣狐看了一下三月三日手边累得高高的没处理的公文。
“您今天也处理不完吧。”
“那也不差今晚了。”
“来赏樱吧。”
“就算这样说……”
“您答应过我呢。”鸣狐想了想,加了一句,“长曾祢先生也在。”
“总感觉鸣狐先生变得狡猾了。”三月三日放下了手里的笔,哭笑不得地说,“好吧。”

三月三日与本丸的刀剑男士打过一圈招呼,然后被粟田口的小短刀拉着参加了他们设计的各个摊位,然后才拿着日本号递过的酒走到庭院的走廊旁坐下。
“我今天才确信您是真的相当在意长曾祢虎彻的。”狐之助坐在三月三日旁说道。
“我明明是因为答应过鸣狐才来参加赏樱祭的。”三月三日呷了一口杯子里的清酒。
然后他们都没有说话。
“很久以前我有跟你说过,我并不是新上任的审神者。”三月三日说。
狐之助以前有过疑惑。这是一个新的本丸,按道理来说打理这个本丸的审神者三月三日应该是一位新上任的审神者。但是事实上在来的第一天,它却发现三月三日对这一切都很熟悉。她虽然没有说她都知道,所以取消了狐之助的讲解,但是从三月三日仅仅从讲解就知道鸣狐很安静,随身带了一只狐狸从者这是不可能的。
后来偶尔有一次,三月三日说了一句,“以前就职的时候辅助我的狐之助就从来不那么八卦。”
“我们家族是一个古老的家族。族内的大部分人,都是为时政服务的。我从小就被培养来担任审神者。”
“不过我的初就职并不是管理一座本丸。”
“当时因为有一些本丸的审神者因为各种原因离开的匆忙而没有找到合适的接替者,所以出现了一种新的审神者。”
“他们专职负责过渡工作。只需要为本丸日常运转和刀剑显现提供灵力,管理一些常规公文,但是却不能与刀剑有过多联系。一直运转到新审神者就职前夕离开。”
“我因为灵力充沛,而且灵力相当柔和。所以直接去接任了一座已经全刀账的本丸。”
“但是年轻的我因为太过紧张慌乱,所以将传送本丸的坐标调整错误了。”
“我被传送到了林地。然后我再那里遇到了一振刀剑。”
“是长曾弥虎彻。”狐之助肯定地说道。
“是的。”

*
“你怎么会在这里?”高大的男人皱着眉头问道。
“……因为一些原因。”新审神者脸上发烫。她不好意思告诉这振刀剑自己是因为手忙脚乱调错了坐标。
“你的近侍很快就会来找你的吧?虽然这里没什么危险,但是还是快点离开这里比较好哦。”
“唔。其实我还没有刀剑。”刚说完她就有些后悔。她不应该告诉对方的,万一对方想对她不利,时政的工作人员一时半会也找不到这里来,那她就很危险了。
“这种事你还是不要随便告诉刀剑啊。”男人挠了挠头。
“您为什么会在这里啊?您的审神者呢?”她觉得对方似乎有些责备她,慌乱间扯开了话题,然后就发现对方的脸色流露出了几分落寞。
“那位大人不想要我了。”如果她是一位已就职的审神者,就会对这振刀剑的审神者感到惊奇,居然会有舍弃这样一振稀有刀剑的审神者。
“啊。十分抱歉!”她突然对自己的口拙感到气愤,她甚至不知道怎么安慰对方,“您可以向时政投诉这位审神者的。”她干巴巴地说。
“投诉也没有意义了。”
“为什么呢?”
“我啊,是虎彻的赝作。”
“但是我从来都不想争辩什么,因为这是事实。况且我一直觉得,哪怕是赝品,只要足够努力足够出色,能帮助审神者就够了。”
“其实作为刀剑都是这样吧。与其在意赝作还是真品,更为重要的果然还是刀剑的性能。”
“我有个弟弟。那家伙是虎彻的真品,但是他很讨厌虎彻赝作。总之因为各种原因,知道我这个大哥是赝作以后,就相当讨厌我了。”
“那位大人很喜欢那家伙,她希望通过赶走我来取悦那家伙。所以在出阵的时候,趁大家都不在意,将与我的灵力契约切断了。”
“我不想在意自己是赝品,最后却因为自己是赝品而被抛弃了。”
“真是可笑啊。”
“……她是错误的。”新审神者小声说,“您过果然应该向政府投诉她,让她得到教训。”
“我想她已经得到足够的教训了。虽然我弟弟讨厌我,但是也不是希望我直接消失的。她将与我的契约切断,那家伙迟早会发现的。她最终只会把她喜欢的刀剑推的更远罢了。”
“那位大人永远得不到她想要的,难道不是更可怜吗?”
“哪怕是这样、哪怕是这样,您也仍然称呼她为大人吗。”她说。
“因为除此以外,她是一位实力强劲的审神者。我很尊敬她的。”
“那您讨厌您的弟弟吗?”
“为什么要讨厌他?这又不是他的错。他是一振很了不起的刀剑啊。”
她看着这位高大的男人。他脸上的表情有些难以形容。看上去似乎是难过的,但是又糅杂了一些温柔。
说话间,林地里下起了雨。
“啊明明这么冷了,还下起了雨,真是要命啊。”
“是啊。我们到那块石头那里躲一下吧。”
然后他们躲在了不远处的几块巨石下。因为是在林子里,雨落到他们身上时已经不是很大了,但是却让本来就不高的温度降得更低。幸而没多久后,时政的工作人员就找到了林地附近。听到搜寻声的新审神者,向男人告别后,鼓起勇气又对男人说了一句话。
“我会成为比她、比她更强更好的审神者!到时候,请成为我的刀剑吧!”

*
“可是他却没有成为您的刀剑。”
三月三日摇了摇头。
她说,“没有审神者灵力的支持,他在就职第一个本丸的时候就因为缺少灵力消散了。后来我找了很久才找到他留下的本体,但是却永远不能唤出里面的刀剑男士了。”
“我在转到第二个本丸就职的时候就去更换了我的名字。三月三日是我遇见他的日子。”
“我希望以此永远记住他。”
“也记住他的前任审神者。”
“时刻警惕,时刻告诫自己,永远不能成为那样的审神者。因为喜欢而肆无忌惮是错误的。”
“在带回长曾祢先生以后,我更加小心。我希望能看到这一振属于我的长曾祢先生能成为他最终没有成为的刀剑。”
“不用再去在意自己是赝品的身份,反而在性能上超越别的刀剑,变得更为强大更为可靠。”
“我希望他能成为烈阳。”
“不过话是这么说。我一直希望自己不同于那个审神者。其实说到底也没什么不同。顶多就是青蛙和蟾蜍的区别罢了。”
“可是我觉得您做到了啊。”狐之助看了眼远处和蜂须贺虎彻讲话的长曾祢虎彻,不用猜都知道是在拌嘴。但是蜂须贺虎彻脸上的表情却不像从前那样充满了僵硬和不情愿,多了几分微笑。在浦岛虎彻不在场调剂气氛的情况下,这两振刀剑竟然能这样相处绝对是难得的。
“修行回来的长曾祢先生变得比以前更强大,而且在出阵作为队长的时候也是十分可靠大家都认可他。”
“或许吧。”三月三日不置可否,只是笑笑,把壶里的酒喝完,“好了,酒也喝完了,故事也讲完了,是时候去赏樱了。”
“那么,樱树下见吧。”三月三日拿起酒壶慢慢地走远。
狐之助看着三月三日的背影。
——果然啊,她的对长曾祢先生的感情,比起喜欢还要更加的纯洁。
——或许应该称之为仰慕吧。

Fin

彩蛋1:
三月三日:“好了,酒也喝完了,故事也讲完了,是时候去赏樱了。”
三月三日:“今天心情好就不怪你把我喜欢长曾祢先生的事说出去了。”
狐之助:?????她怎么知道是我说出去的????

彩蛋2:
上厕所回来不小心听到大半个故事的浦岛虎彻:天啊!!!我猜对!!!三月三日大人果然喜欢的是大哥!!!

————————————

#
感谢每一位看过我的文字的你们♥
同事们3v演练场见

谢谢yz的23w资源和5轮江户城的加速符

妈诶,第四轮的奇迹😂

地下城F5中的F4可算是到齐了。
剩下那个孩子(emmmm陷入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