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

感谢每一个看完我的文字的你们♥

关于猫头鹰先生的中年病(鹰鸦,ooc,一发完)

关于猫头鹰先生的中年病
Cp:猫头鹰先生/乌鸦先生(斜线不分攻受)
警告:
·ooc
·有私设
·乌鸦先生视角
·白烂话风

梗概:
人到中年总有那么一些烦心事。哪怕他们这些已经算不上是个人的,只要做过人,到了那个年纪该来的烦心事还是会来,该掉的头发还是会掉,该发福的体型还是得发福。

真要说的话,在乌鸦先生眼里,他的盟友、朋友、情人、合作者、知己——猫头鹰先生其实说的上没有什么毛病。也不是说猫头鹰先生就真的有多好,只是停留在这个世界时间长了就这点好,对很多事情都保持了一种看开了的心理,他的那点毛病在他眼里也就实在称不上是毛病了。
人到中年总有那么一些烦心事。哪怕他们这些已经算不上是个人的,只要做过人,到了那个年纪该来的烦心事还是会来,该掉的头发还是会掉,该发福的体型还是得发福。
前面也说了,乌鸦先生对很多事都有开放的态度,除了对完美炼金药长久的追求,其他的事他都可以理所当然地应对。中年病这种东西,连炼金药都治不了,那除了任由其发展,还能怎么办。不过乌鸦先生这么冷静,主要还是因为他症状实在不明显。
可猫头鹰先生就不是这么回事了。
猫头鹰先生是一位特别体面的绅士。他是不是绅士先暂且不提,但他是特别体面的。
比如说,他对自己的家族复仇,还特意先将他们请到自己的旅馆来款待他们。如果说这是为了将他们一网打尽减少麻烦,那后续工作诸如把他们干掉后还特意将他们做成菜肴,请来一流的厨师料理,完事后让他们自己品尝这种事完全是多此一举。
不过在猫头鹰先生眼里就完全不是那样一回事。什么肉配上什么香料,什么主菜配什么饮品,猫头鹰先生就有一套他自己的规矩。他的族人牺牲长子来得到长生,那就要让他们死前品尝一下自己亲族的味道,这种折磨才算入得了猫头鹰先生的眼。
而他得了最后的一道菜肴,用餐前也是要隆重地换上马卡龙绿衬衫外面套上酒红色点纹西装外套,再系上小蝴蝶结。
讲究。
餐前先抽上两口雪茄。胃里感觉更加空虚后才细嚼慢咽地用餐。等吃完了又点一支雪茄开始抽起来,还要一边抽一边看他食用过后剩下的头骨,仿佛在观赏什么稀世珍品。
再比如说,以乌鸦先生和猫头鹰先生的关系还有相识的时间长短来说,在知道彼此的真名的情况下,用本名称呼彼此也绝对合理。可是猫头鹰先生绝对不会在阿修罗形态下叫乌鸦先生奥德斯,也绝对不会在他非阿修罗形态下叫奥德斯乌鸦先生,哪怕是在床上容易失去理智的时刻,猫头鹰先生也没有叫错过。仿佛在猫头鹰先生眼里这就是两个人。
乌鸦先生知道不是,这单纯的就是因为猫头鹰是个体面人。就好像不同的肉要用不同的香料,用餐前要换正式的衣服——不同形态就要用不同的名字。这在猫头鹰先生眼里就是一个道理的事情而已。
既然猫头鹰先生分开了称呼,那乌鸦先生也不会自讨没趣假装没发现这件事,他就顺从了猫头鹰先生心里那套规则,该叫他猫头鹰先生叫他猫头鹰先生,该叫他雅各布就叫他雅各布,人前人后,风雨无阻。这就导致哈维经常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俩,仿佛他俩在玩什么情趣play。
猫头鹰先生作为一个体面人,得了不体面的中年病,可他根本不承认这回事。
要乌鸦先生说,猫头鹰先生的那点儿中年病真的不算个事。他在意的无非就是秃顶和发福。秃顶就抹点生发的草药,发福就多动动可不完事了。大家都是那个年纪的人,又有相同的病,没事还可以交流交流生发草药什么靠谱,什么对头皮不好。不过是在床上快活过后,下了床挤盥洗室里头多了一项讨论的题目罢了。
不过猫头鹰先生的秃顶也的确是个谜。他的头发到底是当年在天堂岛连同他的生命一起被一把火带走了,还是因为到了那个年纪所以自然脱落了谁也不知道。要是以他这个自然脱落的劲头,都快赶上泽维尔被天启上身时候的奇观了。可真要说是被烧没的,他光滑的脑门上不带一点疤也是令人不解。
猫头鹰先生也有向乌鸦先生出示过他生父的画像,显示出对方人到中年却仍然浓密的秀发的图像似乎试图向他无声地证明些什么,乌鸦先生没有表达任何意见,就当做不明白他的意思搪塞过去了。
所以说到底,乌鸦先生真正无奈的还是关于猫头鹰先生自知发福却仍然做个家里蹲这件事。
乌鸦先生自认不是一个讲究的人,很多时候他也不是很在意他跟猫头鹰先生在搞事的路上在他人眼里是作为跑腿还是谋划者的角色。他和猫头鹰先生在寻找完美炼金药的路上,付出的多少基本是持平,不然他们的关系不是结盟,而是从属。
虽然长期以来他不讲究的态度让他包揽了十分之九以上外出的任务,而猫头鹰先生长期只蹲在自己的房间里让自己肚子上的脂肪自由发展,这种角色设定的确让别人误解了很多事。至少哈维还不清楚他们之间关系的时候,就用过可怜的眼神看着他,并在他转身离开后用他以为乌鸦先生听不到实际听得很清楚的音量说,可怜的乌鸦先生,为猫头鹰先生工作不仅要跑腿还要暖床。
言归正传,在乌鸦先生一直以来在无心之下包揽了大部分外出的任务得情况下,在猫头鹰先生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走进中年病怪圈之前,乌鸦先生也没有什么烦心事。
可是直到猫头鹰先生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比不知不觉间得了中年病,发生了恨不得在研究炼金药之余给他们再塞一个研究治疗中年病良方的课题这种事后,每天总要对他发福这件事说上那么几句牢骚。而前面也提了猫头鹰先生是个体面人,他的牢骚话肯定就不是最近体重又上升了衣服又不合身了要做新的这种大白话。而是说了一些似是而非的语句,乍听之下以为他又谋划了什么准备搞个嘉年华狂欢祭典般的大事,而乌鸦先生仔细思考了一下却也品出了他到底在说什么。
无非就是体重上升了得不到控制之类的糟心发愁。
中年发福嘛,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多运动控制饮食总会减下去的。大家都是中年人,乌鸦先生就敢照着镜子说自己中年病症状顶多就是秃顶比较厉害。
既然知道自己体重飙升,那赶紧多出门走走就没事了。可是猫头鹰先生的逻辑就不是这样的。他觉得自己是个体面人,得了中年病的自己不够体面,不好意思出去,于是整天呆在自己房间里,于是中年病更加严重。根本就是一个恶性循环。
要只是这样的恶性循环的话,体重上升也不影响炼金药的效用,那也没关系。可猫头鹰先生总要在那里嘀咕两句就让乌鸦先生很无奈了,仿佛猫头鹰先生跨过了生死却始终还是走入了更年期。
利维亚的杰洛特说,你知道男人是没有更年期这件事的吧。要乌鸦先生说,猎魔人有没有更年期他不知道,但他家猫头鹰先生肯定有。

乌鸦先生和猫头鹰先生临摹。